当前位置: 首页 >休业132天,数百万影院人开始摆起了地摊 “三年之后又三年” 电影院究竟何时能开业? – Mtime时光网

休业132天,数百万影院人开始摆起了地摊 “三年之后又三年” 电影院究竟何时能开业? – Mtime时光网


网站地图
首页
电影
新闻
新片
热映
排行榜
影评
专题
电影查询
电视
新闻
新剧
热播
排行榜
电视剧查询
人物
新闻
八卦
人物访谈
排行榜
视频
图片
博客
电影电视
明星时尚
文化生活
相册
会员
群组
我的同城
活动
热门话题
群组分类
群组人气榜
游戏
问答游戏
图片评分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休业132天,数百万影院人开始摆起了地摊

“三年之后又三年” 电影院究竟何时能开业?

2020-06-05 10:05:21 来源:娱乐资本论

但无论在物质层面还是精神层面,影院人都经不起更长时间的消耗了,他们急需开业。
本文转载自“河豚影视档案”

      今天,一张“影院老板被迫转行卖鱿鱼”的图片在微博上流传,河豚影视档案联系发布者后了解到,原来这是江西某影院的影院经理。当不少人还停留在摆地摊的“口嗨”阶段,像华谊影城这样的影院人已迅速在街头把地摊支了起来,而他们中的大多数甚至穷到没钱添置一辆五菱宏光。


      影院停摆现已进入到第132天,官方迟迟未发布开业许可,数百万影院从业者领着1000出头的月薪,为生存发愁。

      在采访了全国各地8位影院经理后,河豚君发现:他们有的曾去当地相关部门询问开业时间,得到的却是“以后你不论是给我打电话还是发短信,我都不会理睬你”的冰冷回复;有的寄希望于靠领取2019年的专资补贴度过难关,却屡屡被当地政府搪塞,迟迟无法拿到这笔早在去年年底就该到位的救命钱;有的明知这个当口收购影院的买家是想“压价捞底”,但仍然不得不贱卖心血及时止损,甚至当他们知道河豚君认识这种能把价格压到往常的五分之一的买家时,不顾河豚君的劝阻一心想要认识……

      三天前,忍无可忍的他们终于开始为自己、为影院呐喊。“全国影院休业第130天,拯救数百万影业从业者,要生存、要吃饭、要还贷,中国电影院需要紧急救援!”他们在朋友圈疯转的图片中写到。


      这份强有力的呼吁却并未得到重视,官方至今未做出任何回应。今日微博中有大号称:据可靠消息,大部分省份不同意影院开业,影院复业可能推后至7-8月份。


      这类小道消息几个月间从未断过,传言的开业时间从3月一直飘到了5月底,数日前河豚君听到的版本还是6月中旬,转眼现在又推至7、8月。这些信息一度重燃起影院人的希望,现实却一次次将其扑灭。“三年之后又三年,感觉撑不下去了。”某影院人在朋友圈感慨。

      谁都不知道明天到来的会是救命稻草,还是终于落下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但无论在物质层面还是精神层面,影院人都经不起更长时间的消耗了,他们急需开业。

“我们影院就去死一死吧”

      “你认识上影负责影院抗疫纾困基金的人么?方便把联系方式给我么?我想和他们聊聊。”旗下拥有近十家影院的影投公司老板阿清在接受娱乐资本论矩阵号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采访时问道。如果价格合适,他打算把一些影院转手。


      据中国电影家协会联合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及各大电影院线合作发布的《电影院生存状况调研报告》第二期显示,多达47%的影院现金流告急,有42%的影院认为自己有可能会面临停业倒闭的问题,有10%的影院认为自己将会转手。

      阿清管理的影院现在现金流健康,但他对影院的未来发展感到担忧。两个月前他就开始精简团队,将100多位工作人员减到60至70位,并组织员工制作和影视相关的短视频,想要开辟新的收入来源,由于缺乏经验到现在也未见太大成效。

      5月8号,,指出在落实防控措施前提下,采取预约限流等方式开放影剧院。阿清很是激动,立马找回影院工作人员,耗费一周多的时间将几千个座位挨个消毒清洁干净,并安排员工每日到岗上班。

      可直到一个月后的今天,他还没等来真正复工的消息,之前付出的人力物力都付之东流。“可能真的要摆地摊了,影院一直赔着,地摊好歹能赚上一点。”阿清向娱乐资本论矩阵号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苦笑道。

      小柳则一早就成为了“地摊生意”的一员。她就职于广东一家年票房在1500万元左右的影院,一过完年就早早从老家返回影院所在的一线城市,她以为疫情很快将过去,影院很快就会开门。而在等待的空窗期,她和其他的同事一起,成为了在影院线上渠道和个人朋友圈里吆喝卖货的一员。“饮料薯片爆米花,能卖的都卖。天天发朋友圈刷屏。可就算按照进货价来卖,销量还是很差,到后来,影院再也没有派给我们任何工作了。”小柳告诉河豚君。

      据她介绍,虽然在编的50多名正式员工都没有被辞退,但发放的工资仅为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80%,扣除社保后员工每月到手的工资仅有1200元左右。由于在一线城市生活需要大量的生活成本,小柳的同事们只好待在老家,坐等复工。

      他们也不是没想过离开影院换份新工作,一方面不断传出的影院即将复工的消息反复吊着他们;另一方面,他们中大部分都在98年以后出生,社会经历较少,在当下需求激增的求职市场中竞争力不大,本来职场技能便相对单一,在后疫情时代,更是无法收获一份新的工作。

      这是当前影院行业从业者生活的普遍写照缩影,据《电影院生存状况调研报告》显示,已经有20%的影院进行了裁员。留下的影院人中,大部分也和小柳们的遭遇相差无几。


      相较于这些年纪较小、尚未成家的影院人,那些上有老下有小,还背负着房贷的中年影院人承担着更大的生存压力。

      江浙一家影院的经理小木便在如此重压下,多次联系当地相关部门询问何时开业,他得到的却是“你不要再联系我,无论你打电话还是发短信给我,我都不会理你”的回复。

      开业迟迟无望,小木寄希望于依靠补贴求生。他管理影院所属的物业公司并未给影院提供任何租金减免,当地政府也没有给影院发放过任何资金补助。为了增加现金流帮助影院度过难关,小木去当地财政局,想要领取去年的专资补贴。

      通常一家影院的年国产片票房收入占总票房收入的比重超过50%时,就有可以收到年票房的5%作为专资补贴,这笔钱本应该每年年底就发放至影院。然而随着这一轮管辖权的改革,近两年这笔款项需要先拨放至地方的财政局,再由影院向地方申请。

      然而在推行过程中,不少地方影院都遭到了“领钱难”的困境,小木便被当地财政局的工作人员百般搪塞,“我自己去要,直接被告知这笔钱暂不发放。托关系找人问,却说让我有点眼力见先别打听了。”小木愤愤道。

      “据我所知,我们这里专资补贴都会被提前挪用,但不知道用到哪里去了,而且我们这里财政状况并不是很好,我们这些小影院根本排不上号。”小木绝望的对娱乐资本论矩阵号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说,“那我们影院就去死一死吧!”

“早死早托生,耐心已经磨的没有了”

      如果不是没有具体的开业时间,并一再让希望落空,影院人的耐心也不至于被耗尽至此。就连一个个努力保持乐观积极的人都站在了“悬崖边”,被迫站出来发声呼喊。入行影院15年的济南百丽宫影城总经理董文欣便是其中一员,工资收入一下子倒退到二十年前的她,此前一直坚持积极应对疫情给影院带来的影响。

      她按时值班,影院的检查技术人员则每隔3到5天打开放映机放一段视频以检查设备,同时预防元器件老化和氧化。她还配合公司对影院的两个厅进行装修,为了日后吸引更多家庭型观众,还将其中一个厅换上颜色鲜艳的马卡龙色座椅。虽然最近几个月不少朋友劝她离开影院,转做咨询、策划等工作,她也悉数拒绝,认为坚持下去便有希望。

      乐观如她,几天前耐心也被消耗到极致,忍不住在微博表示:“不让开门就直接给我们一刀子吧,早死早托生,耐心已经磨的没有了。我的一位影院朋友说,影院复工的事情反反复复,她已经心生厌倦,其实很多人包括我都有同感!”


      几个月以来,影院即将开业的消息,仿佛就在眼前。

      3月中旬,中影宣布向全国院线、影馆和影院提供《中国合伙人》《狼图腾》《战狼2》《流浪地球》《何以为家》等影片的重映密钥。甚至受疫情影响较少的新疆,已经有部分影院恢复营业。四川省、杭州市都发布过影院可有条件的恢复开放的通告。可由于直管部门没有公开发文允许影院开业,那些开业的影院相继被叫紧急停,重新关门闭店,大家只好眼睁睁看着密钥过期。

      4月29日,国家直管部门召开电影系统应对疫情工作的视频会议。“官方都开始开会了”,不少从业者把这当作影院即将复工的信号。可好消息却并没有随之传来,等待依然没有结果。

      5月8日,,在落实防控措施前提下,采取预约限流等方式开放影剧院。影院经理们以为翘首以盼的开业这下终于要到来,迅速召回员工把影院消毒清洁好。没料想如今一个月时间过去,官方依旧没有发布任何关于影院复工的相关文件或通知。只有上海市电影处今天发布了一个《关于疫情防控期间本市露天流动放映管理的通知》,与其说是针对影院,莫不如说是针对地摊经济的一个激励措施。



      在漫长的等待期下,无数影院人的耐心被消耗殆尽。甚至有影院经理在微博公开表示自己的等待底限是到这个月月底:“全部员工我都要遣散。”而像我这样的电影记者,已被领导要求转为关注互联网,平常和我一起吃饭的几位电影制作公司从业者,除了转行的外,其他几人则在公司内部转型去开发主旋律剧集了。


国外开业影院并无规模化疫情爆发,
国内政策何时能松?

      影院开业与否涉及数百万人的生存与就业问题,为何频频被忽视?迟迟无法确定具体时间?

      有一种解释就是影院作为密闭的场所,有传染新冠病毒的可能性。

      这一理由放在餐饮、酒店等行业全面开放,甚至连人头攒动的酒吧都已经开放的现在,明显站不住脚。按照之前有些地方发布的影院开业通知中要求的,影院开业需要隔座售票那样,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明显比餐厅等其他公共地方的要大。

      另一种解释则是影院从业者大多是城市中产阶级,并不像地摊经济受益者那样急需资金流来养活全家。


      但事实上,据河豚君了解,现在影院从业者80%都是95后,学历、年纪和社会层次都是普通的城市打工者,因此此次迟迟未复工,其从业者大多并未回到大城市而是留在老家。由此可见,近期微博底下对影院复工持反对意见的人,认为他们是“平常和明星一样花天酒地,有什么资格叫苦”有多么的缺乏生活常识,董文欣就反复强调影院“只是一种放映渠道,和明星一点关系都没有。”

      多个影院从业者向河豚君表示他们也想不通。但是大家都拥有一个共识:在国内,相较于其他产业,影院行业是极其特殊的。

      比如一家餐厅要想开业,只需要等当地官方发出餐饮行业恢复营业的文件或通知,达到其中要求的人员健康、防控物资到位、制订好疫情防控方案等,便可直接开业经营。

      影院复工则有更复杂的流程。,就有影院经理告诉娱乐资本论矩阵号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他们对此消息表示非常淡定。因为其他行业没有特别明确的行政部门直接管理,而影院则有确切的管辖机构,只有管辖机构发文明确,才是真的可以开业了。

      电影局关于开业的公告发出后,因目前较少新片上映,官方还需要制定可供放映的片单,由中影和华夏将影片密钥发给每家影院,影院才算正式营业。

      影院若想要恢复到以往的人流,一方面需要大量观众有走进影院的意愿,给在等待时机上映新片的片方以信心;另一方面需要片方的配合与支持,愿意承担上映的风险,提供更多优质的新电影登上院线,影院人流才有可能恢复如初。

      所以不仅国内影院的复工流程复杂,从正式复工到业绩恢复之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其实同样深受疫情影响的韩国、日本、德国等国家中,影院都已陆续复工,并没有出现影院导致的新冠疫情集中爆发的事件发生。

      在人口大约5100万,新冠肺炎确诊人数高达1.16万人的韩国,影院于4月中旬陆续恢复营业,4月29日韩国最大院线CJ CGV旗下的36家影院也正式复工。

      从下图可见,影院大量复工以来全韩周电影票房有了显著的提升,从54万美元一度上涨至142万美元。


      影院复工给等待上映的新片片方以信心,近几个月在美国电影市场表现不错的福克斯新片《野性的呼唤》定档于5月14日在韩国上映;由金城武、宋智孝等主演的《入侵者》随之于5月21日上映;李帝勋、赵宇镇主演的《盗掘》也预计将于6月上映。

      可见,让影院恢复营业不仅没有导致官方担心的大规模人群聚集引起的疫情爆发,还可以让整个电影市场恢复得更为为迅速。那我们为何不能早日恢复影院的正常经营呢?

      看到近期朋友圈刷屏的地摊经济的文章,或许没有人比这数百万影院从业者更不是滋味的了。

作者:邓颖翀   编辑:羊羊

关键词: 电影院
关注时光网微信

会员评论 (43)

发表

本周热读

1

导演郑保瑞坦承香港电影先离弃了观众

“香港电影现在比死了还难受”

“香港电影没有进步是事实,的确大部分都是,我们必须承..
2

"坚如磐石"发预告

第一次尝试硬派警匪片 雷佳音周冬雨等主演

由雷佳音、周冬雨、陈冲等人主演的张艺谋导演新作《坚如..
3

电影人排队想和"星战"男星波耶加合作

激情演讲为黑人发声 圈内人纷纷支持

黑人抗议运动已经从美国蔓延到世界多国。
4

老友记创作者为主角都是白人流泪道歉

主演回应:本剧有同性婚姻 当年已很前卫了

《老友记》的剧集创作人因六位主演都是白人,没有有色人..
5

休业132天,数百万影院人开始摆起了地摊

“三年之后又三年” 电影院究竟何时能开业?

但无论在物质层面还是精神层面,影院人都经不起更长时间..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爱影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