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I’m Titanium

Half Geek Pure nerd

http://i.crowsxworst.com/mfreak/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时空的存在 动态的雕琢】漫谈长镜头的前世今生

Painkiller 发布于:


如果说电影名词中也有正反义词的话,长镜头与蒙太奇可以算是最突出的一对了。尤其是在法国电影“新浪潮之父”巴赞眼中,蒙太奇手法就是对电影纪实性的肆意破坏,是导演瞒天过海的主观诱导,是形式花哨而内容空洞的奇技淫巧。新浪潮流派的开山之作《四百击》中就有一个意味深长的长镜头开放结尾,而到了《筋疲力尽》,《枪击钢琴师》,《去年在马里昂巴德》等新浪潮注解之作里,大量的长镜头外加同期录音的拍摄方式也宣布了新浪潮电影的纪实美学风格。时至今日在不同国家的文艺片甚至是情色片中,你仍旧找不到商业片里动辄上百上千的剪辑点,像《不可撤销》一样全片只动了18刀的片子倒是比比皆是,更有像《俄罗斯方舟》般全片只用一个90分钟的“超长镜头”完成,只靠画内调度与演员表演来达到叙事目的实验作品出现


 

 长镜头有巴赞,蒙太奇有爱森斯坦,上图便是著名的“敖德萨阶梯”

 

不过,巴赞对于长镜头的一味推崇不管是以现在还是过去的眼光来看都是非常片面的。蒙太奇手法确实是导演自我思维的体现,具有一定的观影强制性与主观误导性,(比如很典型的《完美逃亡》中对于杀手夫妇的刻意弱化,《TDKR》中用来误导观众的忍者大师现身,《小岛惊魂》里秘而不宣的女主人身份)但绝不意味着长镜头就在表现力与感染力上更胜一筹。 先不提蒙太奇美学中将表现力与时空长度放大到无以复加的“敖德萨阶梯”实验,不提《飞屋环游记》中用蒙太奇来催泪的十分钟年华老去,也不提《罗拉快跑》和《留校察看》中把后现代精髓发扬光大的“杂耍蒙太奇”运用,长镜头本身其实就是一种“画内蒙太奇”的组合剪辑,需要充分调动镜头内的演员与场景要素来完成叙事,从而形成蒙太奇一般的丰富内容与空间流动。反之,如果长镜头拍摄仍旧停留在《火车进站》,《水浇园丁》时期的单纯纪实层面,那么长镜头手法只能被称为“纪实手段”,而不是“纪实美学”。另一方面,蒙太奇是创作者思维的体现,需要将不同景别,不同角度,不同运动方式的镜头拼接来产生新的含义,感情色彩,以及叙事功效,两者之间既相互区别,有时又可以相互抵消。简而言之,长镜头具备一定的蒙太奇特征,而蒙太奇则是长镜头的重塑与剪辑。


 

我们总是说文艺片比较闷,看不下去,王家卫比较闷,木有动力(我个人也不是很喜欢墨镜王的风格)。皆因文艺片的戏剧冲突来得太慢,或者根本就不强调,题材过于高端难以雅俗共赏。固定长镜头的大量使用缺乏空间的流动看得人昏昏欲睡,运动长镜头的美感与章法也不是每一个观众都能注意到的。想当初我也是硬撑着把《白色物质》,《红白蓝》三部曲看完的,吉姆贾木许的《控制的极限》直逼我观影的极限,《在某处》对于长镜头章法尽失的滥用更是让我大为失望,看《少年亚当》也是在发现了片中唯一的悬念(溺死女子的真实身份)后才接着看下去的。不过长镜头叙事也完全不必像《红白蓝》或是《蓝色眼影》一样强调构图与韵味(红白蓝中把摄像机安置到车下来拍车祸的发生简直太富想象力了,而《蓝色眼影》跳舞的那一段则将女主的内心世界放大到无以复加)。手持摄影机一晃一晃的长时间拍摄反而更突出生活气氛,比如像《鱼缸》,《红色之路》,《死人的鞋子》这样的纪实风格独立电影都是用手持摄像机达到对人物的“底层塑造”。在杰西艾森伯格的《震撼性教育》中就有一段用手持摄像机隔街拍摄的长镜头,主要内容就是男猪手把手传授艾森伯格偷窥美女的秘诀。这段长镜头最有意思的地方就是将“性”这种私密的话题公开化,在餐馆街道边,在等红灯的时候,在人流车流穿梭不断的公众场合大侃特侃性的话题,美国社会的开放程度可见一斑。而手持摄影机的拍摄则代入了强烈的生活氛围,没有构图意识,没有复杂调度,只有两个演员的出色表演让你信服。


 《震撼性教育》的长镜头,很好奇这个桥段的录音是怎么实现的


长镜头的感染力跟其自身的纪实属性有很大的关系,正是由于最大程度上保留对现实场景的还原,长镜头才拥有蒙太奇所不具备的真实感。科波拉的《造雨人》中就有一段是用长镜头来表达马特达蒙对司法公正的诉求,《神探亨特张》的开场也是将张哥的内心情感不经剪辑完整的展现给观众。还有就是《少年派》中Pi在讲述第二个结局的时候,李安用了一个推得极慢的长镜头放大了少年派的内心世界,而如果说第二结局只是少年派信口开河的话,长镜头是完全没有理由出现在这里的,因为长镜头的视觉属性决定了它在情感表达上的真是心,而演员在长镜头中是不敢撒谎的,其表演通常都是内心情感的真实流露。而且“推”这种镜头运动方式有一种逐渐放大人物内心活动的奇效,比起简单粗暴直接切特写有一种循序渐进的感染力。李安在处理这个桥段时用了长镜头与推镜头,不仅在形式上达到了强调真实性的目的,内容上少年派的长镜头表演也极具说服力。



长镜头的拍摄讲究一气呵成,这就不免要考虑到周遭环境的千变万化对拍摄影像的破坏,固定的长镜头还好说,只需打好光,构好图做好技术层面的调整,适当的将镜头推拉即可,比如《神探亨特张》开场张哥针砭时弊的一通唱骂便是如此。可一旦遇到运动长镜头的拍摄,摄像师的拍摄技巧以及对导演对整个场面的调度功力则至关重要。笔者就有过亲身经历,在拍摄我们的期末作业《疯狂李阳》的时候,我突发奇想让演员自己手捧摄像机,脸部正对着镜头呈特写状,完成一个长达30秒的下楼梯的长镜头,后期剪辑时再加上大量的内心独白,一种演员自身的主观情绪很容易就能感染观众。结果感染力是有了,但拍摄出来的画面非常不理想,根本没有考虑光线的问题,镜头忽暗忽亮。同样是处理光线的问题,加斯范桑特的《大象》就处理的非常巧妙,在Nathan打完橄榄球,从室外走向室内的长镜头中,导演很聪明地将室内的光线打成室外阳光一般的强光,这样就保证了镜头从室外转向室内时不会突然黑下来,最大程度上还原了人眼所能感受的到的现实光感。另外,长镜头拍摄还涉及到一个跟焦的问题,如何在动态拍摄中时刻捕捉到被摄物体的清晰画面,甚至是将焦点在不同的物体间转换是极其讲究的。同时,画面的虚实不仅仅是美化背景,突出主体那么简单,在拍摄对话等长镜头时由于镜头不能切换,焦点之间的转换便起到了“传话筒”一般的作用,比如A说话时,焦点就落在A身上,轮到B说话时,焦点就落到B身上,A此时被虚化掉,这种传话筒看似简单,摄像师却需要通过预判台词的长度来拧动变焦环才行,《留校察看》一片就大量的使用了这种变焦来强调主体的手法。不过现在的专业电影摄像机基本上都配备的有“跟焦器”,基本上代替了复杂,传统的人工手拧操作。然而,长镜头拍摄除了要克服技术层面的突发状况之外,最重要的还是导演对整体场面的调度与指挥。


 

《人类之子》结尾处的长镜头拍摄起来相当危险,也只有像克里夫欧文这样的硬汉才敢上阵


我至今都无法想象《人类之子》结尾处的那场枪林弹雨的巷战是如何完成的,也无法想象《拳霸》中托尼贾的“千人斩”究竟排练了多少次,更无法想象《俄罗斯方舟》的剧组成员究竟付出了怎样的艰辛。每当我看到这种完全依赖摄像师临场发挥与导演指挥调度的运动长镜头我都会不自觉的提心吊胆。一方面是长镜头代入了极佳的临场氛围,另一方面不禁为幕后成员捏一把汗,因为一个动作的失误,一个演员的缺席,一个镜头的错用,一个致命的穿帮都会毁掉前面所有演员,道具师,摄像师,特效师的劳动成果,运动长镜头就像一场零失误的大型晚会,需要数次排练才能呈献给观众最完美的演出。因此导演对于镜头内所有演员的调度,指挥才是拍摄运动长镜头最难驾驭的。杜琪峰的《大事件》开场和实验电影《俄罗斯方舟》便是如此,正是由于演员的按部就班和导演出色的场面调度才“营造”起了一种另类的真实感,这种对于场面纪实感的精心雕琢观众是感受不到的,却害苦了摄像师傅和导演。《远大前程》中伊桑霍克雨中奔跑的长镜头就是这样,摄像师不仅要跟随他穿街过巷,穿堂入室,还要保持机位运动的不紧不慢,同时给演员表演留出空间,就像一双无处不在眼睛记录着伊桑霍克的一举一动,可见运动长镜头的拍摄真的是项技术活。不过,《远大前程》中的那段长镜头有两处巧妙剪接的剪辑点,一处是在旋转门那里,还有一处是电话亭,需要细看才能看出来。《人类之子》的那场巷战用了7天排练,到了第八天才拍摄成功,据说在第八天拍摄的时候仍旧出了意外,但无奈爆炸声实在太大,所有部门都没有听到导演喊停,依旧继续拍摄,最后片方花了大把银子用视频特效才把那一处穿帮抹掉。

《老男孩》这段走廊打斗的长镜头就是光是看着就够疼了,崔大叔还要排练好几遍.. 

 

值得一提的是,如今长镜头手法的运用已经不再是文艺片的独占的手法,恐怖,科幻,动作,历史题材等商业层面的电影也喜欢用长镜头去表现场面的刺激与震撼。有些导演在拍摄动作场面时,为了表达某种情感或是迎合个人风格,也会采用长镜头来拍摄,比如“文艺青年耍大刀”的《汉娜》,《老男孩》中崔岷植长达3分钟的走廊打斗都是如此。到了恐怖片中,长镜头通常起到了设悬念的作用,将层层递进的恐怖感传达给观众,很典型的像《闪灵》中小男孩在冰冷空旷的走廊中骑着脚踏车迂回婉转的长镜头,由于是特写跟拍所以大部分画外的事物你都看不到,观众的视角一旦被局限,看不见的画外事物也就成了一种威胁,所以这段长镜头才显得如此诡异与不安。同样拜特写与复杂的镜头调度所赐,观众对于下一秒出现的事物完全处于未知状态,谁知道下一个拐角又会有什么吓人的玩意出现,或是突然伸出一双手将小男孩抱走,这便是恐怖片长镜头所达到的设悬念和渲染恐怖气氛功效。而在英国恐怖片《艳访吸血鬼》中,开片的长镜头也起到了相同的作用,充分体现了导演的构图美学以及对观影情绪的调动能力。镜头先是从驾驶员手的特写冰冷地扫过机舱中穿着各异,死相奇特的具具尸体,最后以女吸血鬼的放香槟的动作结束。这个长镜头除了用出色的构图手法将死亡的绚烂与残酷渲染到极致外,也让有限的画外之物充满了神秘感,给两位女吸血鬼的出场做足了铺垫。


《艳访吸血鬼》的开片长镜头华美的一塌糊涂,也给两位女鬼的登场做足了铺垫

 

另外,特效长镜头的出现更是在打破了商业电影蒙太奇耍酷的国际惯例。像《超时空接触》里利用绿屏抠像与镜头组接形成的“镜像长镜头”,就是导演通过慢动作剪接来瞒天过海。《复仇者联盟》中利用大量的CG特效加动作捕捉打造的四十秒全员激战着重表现一种团队作战的气势,同时出现在一个长镜头内组团打怪而不是分镜头互相较劲。《全面回忆》中科林法瑞尔一枪团灭一打兵力的环形长镜头强调的是立体空间感,同时在视觉上形成一种“向心力“—你的目光始终离不开科林法瑞尔。《少年派》,《丁丁历险记》也有这些让人惊奇的长镜头出现。不过特效层面的长镜头绝不仅仅只限于第三人称视角,像《超凡蜘蛛侠》预告中那般用第一人称长镜头来呈现游戏一般观影体验的电影也存在。《毁灭战士》可以说是最典型的一部了。


 

 

《毁灭战士》可以说是FPS游戏的鼻祖了,虽然这部同名电影是不折不扣的烂片,却也将这款经典游戏的精髓发扬光大,最让观众热血沸腾的莫过于卡尔厄本开启第一人称模式的长镜头搏杀了。这种镜头的拍摄通常是在拍摄者头部的位置安装摄像机,同时演员模拟出和游戏中一样的上膛,开枪动作,当然也少不了导演的调度,最后用类似与After Effect(当然AE这种东西仅限于自娱自乐,专业级别的后期软件是要花费不少银子的)的视频软件,再配上CG成像合成而成。不过《毁灭战士》这段长镜头的制作相当的粗糙,不及《超凡蜘蛛侠》那种大量依赖电脑建模的所呈现的视觉震撼.....

 

回复 (74) | 收藏 (43) | 12546 次阅读 |

马田YU (郑州)

男 28岁 金牛座

日志分类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