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的确时间

看电影、听音乐、念古书、按快门、读英语、写汉字、冲胶片、骑BIKE、看幻灯、游蛙泳、弹吉他、下厨房、懂生物、会养鱼

http://i.crowsxworst.com/gmzyq/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喜剧片】只是,喜剧总是二流

云起君 发布于:

只是,喜剧总是二流

 

 

如果我说,喜剧总是二流的,那么肯定会有人跳出来准备弄死我,他们会举出一大堆例子,比如卓别林、伍迪·艾伦,资深一点的还会说雅克·塔蒂、基顿。也会有人说什么周星驰。无论是棒子、面包,我总会一一收下,因为我觉得,这是一种赞美和褒奖,因为你们看了我写的东西。安东尼奥尼在拍摄完《中国》之后,得到了一大堆骂名,虽然这部受邀而拍摄的电影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实际的声誉,但他还是非常看重当时中国人对他的某种谩骂,在他的眼中,这是“对一件艰苦卓绝工作的重视”。当然,无论你们怎么说,怎么认为,我还是要说,喜剧总是二流。

 

喜剧是不是一流,我不敢证明,但是喜剧总是二流,这点我比较确信。

 

所谓喜剧,就一定要好笑。如果喜剧不好笑,就好像是美女不漂亮,变成了一个“黑”词。所以,好笑的喜剧,就是半部成功的喜剧。而另外一半成功的素材,则是演员的表演。各式各样的有理想没抱负更没有包袱的演员,只有在喜剧、小品、相声、表演中无穷无尽的作践自己、作践他人来获得所谓的笑声。倘若你不笑,条件又允许的话,他们会走下台来咯吱你。所以,你可以尽情地冲着《王牌大间谍》里麦克·梅尔斯、《波拉特》里的拜伦·科恩尽情大笑。因为这种演员和这种电影所存在的意义就是让你得到一种道德优越感,一种智商优越感,从而引发笑感神经,放声大笑的。

 

这个时候,电影本身烂还是不烂,已经成了一个伪命题了,因为对于二流的货色来说,烂不是一个形容词,而是一个名词。当然,你要是奢望从梅尔斯、科恩的电影里找到什么卓别林或者是基顿的意义,那就是在缘木求鱼。在彼等的电影中,有的只是无穷无尽的恶搞、胡闹、插科打诨;戏仿、颠覆、厕所段子,这些都是英美喜剧片史上最屡试不爽的搞笑法宝。你不用瞎操心编导的道德底线、良知心态和认知水准,他们就是卯足了劲要博君一乐,你也只需亲启上下唇,露出1~32颗牙齿,便完成了他们的“毕生夙愿”。

 

其实,这种下三滥的“成就”并不是工业文明大发达之后欧美电影人的首创。这是从亚里士多德年代——而其成熟年代肯定更早——就已经成熟的东西。亚氏曾经写过一本叫做《诗学》的书,现在看到的版本都是遗失某些部分之后的定本。据某些人研究,遗失的部分正好就是喜剧的部分,而留下来的,则是悲剧的部分。按照艾柯在《玫瑰之名》里的“臆想”,这部分遗失的原因是一个瞎子修道士在在《诗学》喜剧的部分上涂了毒药,让所有读了这部分的人死于非命。当真相大白的时候,这个老人像是吃掉亚里士多德血肉一样把薄薄的几页写喜剧的部分吃了下去,最后,他成为了自己阴谋的最后一个受害人。后来,《喜剧论纲》的出现,让人们狂妄地试图还原全本《诗学》的面貌,但是这个工作是不可能的,因为喜剧并不是能匹敌悲剧的艺术表现形式。换而言之,两者都是模仿,却有高低之分;再换而言之喜剧只是暂时的,悲剧却是永恒的。

 

亚氏谓之的喜剧,和今天的喜剧,多有相似之处。在亚氏的年代里,喜剧的内容多是些市井小事。女人乳房、男人勃起、放屁撒尿、拉屎呕吐、摔跤跌到、偷情被抓,等等等等,不一而足。不消说,那些年的喜剧,和这些年的喜剧,在笑料组成上并没有太多的不同。进一步说,喜剧没有进步。当然,有人会说,悲剧一直在退步——不过,这并不是现在要说的这个议题。再更进一步说,亚里士多德年代里,人们看到的舞台上的喜剧作品,和现在我们在银幕上看到的戏剧作品并没有太多的不同。始终是屎尿屁痰的厕所段子,始终是男女关系的调侃揶揄,始终是作践自己和作践他人的小丑形象,喜剧,如何才能称得上是一流呢?

 

有人要说横跨了默片和有声片时代的卓别林和那个巨能啰嗦的伍迪·艾伦。更聪明的人能搬出特瑞•吉列姆,还有那个已经作古闹脑子荒淫想法的库布里克。不过,有一个事实很明确,搞笑、喜剧并不是他们电影中的第一要务。好笑的喜剧元素,只是他们电影中的一个下脚料,是顺带为之的副产品。不信?我们来数一数。卓别林和卖花姑娘的桥段,一个穷人辛辛苦苦攒钱,并冒充大款去追求一个卖花姑娘,这是一个悲剧的素材。笑料,不过是卓别林的肢体语言和人物巧合所产生的情愫。卓别林真正的用意,还是在于表达情感——而这个情感本身,不带有喜剧色彩。

 

伍迪·艾伦,是在吐槽文化,他和安妮·霍尔去看电影,队伍里有人在扯大众传播学的理论,还说自己在哥大开了这门课,对麦克卢汉的理论解读完全正确。谁知道,麦克卢汉却被艾伦从人群中请出,对这个教授进行了一番调侃。这段很好笑,但是关键的笑料的点在于所谓的“学术理解的偏差”。要是在现实生活中,你和自己的同事吵架,教授和教授对掐,这恐怕一点也不好笑吧。这个桥段,是艾伦在批评人们对于理论的误解,根本没有笑料的事情。可笑、好笑,只不过是他在表达之中的附属物。讽刺、挖苦、刻薄是喜剧么?或许有喜感,但是这难以算得上是喜剧。这里的笑料,按照林语堂先生的翻译,叫做“幽默”——当然,在鲁迅先生的眼睛里,根本不是什么幽默的事情,就是默写不出来,被私塾先生打了,然后到一个僻静的地方,幽幽默写一遍的那个“幽默”。伍迪·艾伦或许根本没有这个意思。据说,伍迪·艾伦本人也不喜欢喜剧大师这个称号,他或许总是被误读和误会,按照这部电影的原名来说,伍迪·艾伦会长叹一声,然后说it is hard to be JEW

 

喜剧,一定是要割裂人的情感和投射之后,才有喜感的。卓别林走进了一个女孩的家,自己原来的大盗朋友随后跟进,意欲窃取钱财,卓别林和他之间发生了一场场偷盗和阻拦的桥段;因为长得像希特勒,卓别林被架到了元首的位子;卓别林总是会摔跤;三个臭皮匠,总是在打来打去,一把锤子,成为了最经典的道具;科恩去见某个已经死掉的偶像,忍不住对着空气来了一段口暴;袜筒秀、穿着伴娘服在高级婚纱店里和马路中间拉肚子;周星驰扮演的小人物一直拿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来激励自己,却连盒饭也吃不上——还有那个拜年的结尾——凡此种种,都是令人捧腹的桥段。倘若喜剧也有相是悲剧一样的代入感和感同身受,那么上述情况,你会感觉到尴尬、慌张、害怕、可怜、难受,以及毫无意外的恶心和疼痛——这些电影里打动你的是什么,是友情接受考验,是一个人努力摆脱过往的阴影,是一个小人物为了梦想的打拼——这些都是悲剧性的命题。

 

喜剧的这种剥离人们情感体验的做法,、和放在远方审美,又不是一回事。喜剧是在活生生地撕开观众进入剧情的观影体验,在角色和观众之间树立起了堵墙,这堵墙负责的是隔离情感、生理的体验,制造壁垒,让人们——正如我上文说过的——产生道德、智商甚至是生理上的优越感,从而露出32颗牙齿。在你被喜剧刺激得大笑之后,你会思考影片中的悲剧,并得到情感上的感动,甚至是共鸣。更为理论化的说法是,喜剧所表现的是低等的人生,而悲剧表现的是“过错”。

 

我说喜剧是二流,并不是说喜剧在拍摄水准、艺术造诣上的二流,而是指喜剧这种形式,很多时候只能承载二流的内容。波兹曼曾经强调说,艺术是有修辞格的,也就是说,什么样的形式,承载什么样的内容,而什么样的内容,又决定了艺术的价值。结绳记事不能讲述辩证法;同样的,喜剧,也难以发人深省。有人会说《大独裁者》的组后一段演讲,是发人深省的,只是,这是这部电影中割裂的风格之后的产物,这并不是喜剧所带来的发人深省的内容——说到底,这是正剧、正义、和平、反法西斯以及人民心中惩恶扬善、正义必胜的观念所带来的情感上的认同和感喟——在这里,这种情感和喜剧无关,和戏剧有关。

 

当然,我说喜剧二流,并不是要否定喜剧的艺术价值。而是喜剧这种形式,的确是低于悲剧的第二流的艺术式样,否则为什么亚氏《诗学》中遗失的为什么独独是喜剧的部分呢……

回复 (8) | 收藏 (2) | 619 次阅读 |

云起君 (合肥)

男 天蝎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