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绯色的光影时空

我喜欢的东西都很单纯。

http://i.crowsxworst.com/1215955/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重口味】《苍蝇》的前世今生

绯色_神仙 发布于:

 

 

 

提到重口片,怎能忘记1986年那部《苍蝇》呢?这也是本人最爱的一部重口片。看过这部片子的人不少,但知道这是一部翻拍片的人却不多,让我们来看看这部经典重口片的前世今生吧!

 

《变蝇人》1958年——老祖宗:提供一个足够令人恶心的概念

 

     简介:科学家安德鲁发明了一个时空转移机,可以将人体分解后传输到另一个地方重组。有一次他以自己做实验,没想到一只苍蝇飞进了机器,与他发生了肢体交换,让他变成了一个蝇头怪物,痛苦的他恳求妻子海林帮自己切除可怖的苍蝇头……

 

1958年这部《变蝇人》就是《苍蝇》的翻拍原版了,尽管译名不同,但看海报便知道其实英文原名都是一样的:《The Fly》。

这部影片很大程度上受到了当时黑色电影风格的影响,最显著的就是将这个明显具有科幻特质的故事拍成了侦探片,且采用了黑色电影中常用的倒叙手法。如此,科幻成分便被削弱了,随着故事的进展,影片的末尾提出了一个另类的概念,引人深思:科学家的蝇头被妻子海琳斩下后立即身亡,这让海琳面临着谋杀的指控,正当她愁苦于无法脱罪时,负责调查案件的侦探在花园里偶遇了与科学家交换了脑袋的苍蝇——人头蝇身的怪物,侦探在惊恐之下砸死了这个怪物,这时他才相信了海琳的说辞,同时开始思索是否还能指控海琳,如果说杀死蝇头人身的生物要入罪,那么杀死人头蝇身的生物也当要入罪,自己岂不也成了谋杀犯?这听起来是多么不可思议!其实关键在于,蝇头人身的生物,还能否被称作人?从体量上来说,它确实比人头蝇身更像人,可从逻辑上来说,两者是完全相同的。这个新颖角度的思考,是影片的一大高潮,某种程度上超越了人蝇肢体交换带来的震撼。最后,也许是出于侦探的私心(担心自己被一同入罪),也许是出于正义的同情心,海琳成功脱罪,只有科学家的两次惨死(一次身体死亡、一次脑袋死亡)为影片投下一抹浓重的阴影,影片还是以黑色电影的方式作了结尾,科幻成分被进一步削弱,这也意味着离重口味更远了。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此片都堪称经典,只是离典型重口片尚有差距,除了其本身的电影风格与剧情安排的缘故,关键在于50年代的电影特效还相当落后,无力拍出重口的人蝇怪物,但它为80年代的翻拍埋下了很好的重口伏笔,因为当科学家带着苍蝇头道具出镜,虽然看着很假,还是免不了让人感到反胃,为什么呢?想想看吧!你不会觉得牛头马面恶心,也不会觉得人面狮身像恶心,但一个大号的苍蝇道具都会让你起鸡皮疙瘩,因为苍蝇本身就是一个令人作呕的生物,更别提让它同人类做结合!这就是很好的重口片基础,它提供了一个足够令人恶心的概念,缺的仅仅是实现它的电影特效。

 

     别跟我说你觉得这玩意不恶心,我码字的时候都不敢盯着图片看。

 

此片不但经典,还是人蝇怪物片的老祖宗,1959年和1965年二十世纪福克斯公司分别推出了续集《变蝇人回归》和《苍蝇的诅咒》,形成了一股“苍蝇热”,然而这种“热”更像是对老祖宗遗产的持续消费,因为两部影片的剧情布局都脱离了老祖宗的黑色基调,却未能保留原有的剧情深度,只是反复在人蝇怪物上做文章,口碑不免开始下滑,同时由于技术的限制,人蝇怪物的塑造未能摆脱老祖宗模式,依旧是演员戴着苍蝇头道具出镜,也没能在重口之路上走的更远,直到1986年借助强大的特效,翻拍后的《苍蝇》才重获新生。

 

 

《苍蝇》1986年——超重口翻拍:有史来最恶心的影片之一

 

      简介:年轻的科学家塞思发明了一台时空转移机,使运送的生物能分解,并在另一处重组还原。一天他用自己做实验,不慎让一只苍蝇也飞进了机器。机器结束运行后,苍蝇的基因和塞思的基因混合在了一起。由于基因的重组,塞思的器官发生了可怕的变化:耳朵、下巴逐一脱落,成为令人恐怖的人蝇怪物。一番痛苦挣扎后,塞思恳求女友维罗尼卡将自己打死。

 

86年的翻拍有着明确的再定位方向——将人蝇怪物的惊悚发挥到最大极限!

 

新概念:

 

既然是翻拍,剧情有所改动是意料中的,如同两部续集一般,86年的版本也抛弃了黑色电影元素,并在常规性的剧情变换中,引入了一个关键性的新概念:原本的人蝇肢体交换,变成了人蝇基因融合。这一显然受到了科技发展影响的概念,比原版的肢体交换更为合理,且具有强烈的科幻色彩,如此,86年的翻拍使得一部黑色电影特色的影片,变成了紧跟时代潮流的科幻片。

 

视效:

 

1958年到1986年,近三十年的变迁,无论是电影特效还是化妆技术,都有了长足的进步,此次翻拍充分利用了这些发展成果,在影片中呈现出逼真,且令人极度作呕的人蝇怪物,终于摆脱了58年以来,演员戴着苍蝇头道具出镜的粗糙!此片也因此荣获奥斯卡最佳化妆奖,并被评为有史以来最恶心的影片之一,人蝇怪物自此跻身重口经典形象的行列。

 

     化妆工作照,真心令人恶心。

 

概念更新赋予了影片更大的重口空间,视效发展赋予了影片更强的重口能力,加之剧情的细腻铺陈,打造出令人过目不忘的渐进式重口。

 

渐进式的重口:

 

由于是人蝇基因融合,所以翻拍片一改原版式的即时人蝇怪物,转为逐步展现塞思由人变蝇的过程,这不但更具震撼效应,也更为重口,在原版中除了展示苍蝇头,仅提到苍蝇的复眼,而86年的翻拍简直是在给观众上昆虫学课程,随着塞思的蜕变,一一展示了苍蝇的各种特性,除了复眼,还有著名的反复吞咽及呕吐等恶心的身体变化,借助强大的视效,渐进地不断加大重口效果,从身体局部变化到整体大变身,令观众一路作呕到底。

 

 

     最终的人蝇怪物(图片是网络里找的,偏小)

 

除了出色的重口效果,影片还非常细致地刻画了塞思发生变化后的恐惧、难过、极力挣扎到最终绝望等等的心理变化,让观众感受到这是一个身体由蝇主导,情感由人主导的角色,而不是简单的恐怖生物,也正是这种不匹配的混搭,导致了塞思和女友维罗尼卡的爱情悲剧,赛思因蝇身无法做回人,因人的感情无法彻底变成蝇,面对心爱的女友,近在咫尺,却又似远在天边,最后绝望的塞思要求女友用枪打死自己,以求自我毁灭的一幕,令人不禁哽咽。塞思的悲剧式结局,为这部重口片烙上了一个让人无法忘怀的印记。

86年的翻拍之所以被喻为经典重口片,源于它并非一次简单的特效叠加式翻拍,影片除了在原有基础上调整重口比重和加强重口效果之外,还布局了与原版内容不同但层面感相当的故事,是一部非常精彩的再创造作品。

 

 

1986年翻拍的巨大成功,很快就迎来了续集的制作,只可惜这部续集没能迎来又一次的“苍蝇热”,反倒是因为口碑不佳成了人蝇怪物影片的终结者。

 

《苍蝇2》——终结者:看重口片好比吸毒

 

     简介:塞思遗腹子的故事,最终人蝇分离,脱离苦海。

 

86年的翻拍似乎将人蝇怪物的重口发挥到了极限,续集接手的除了人气还有瓶颈,诚然视效又有了不错的进步,但同58年到86年的那次飞跃相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经历过86年翻拍版的熏陶,粉丝们对重口已经相当耐受,如此几近重复的人蝇怪物无法带来感官上的冲击,除非影片能在重口元素上添加足量的砝码。看重口片就好比吸毒,要想维持原有的快感,则必须加大剂量,剂量加的不到位,则意味着不爽。89的这部续集,就是一部重口剂量没有加到位而失败的作品。

除了重口元素的应用不利,不管是同原版还是86年的翻拍版相比,89年的续集故事都显得单薄,且平淡无味,私以为在重口环节面临瓶颈的时刻,剧情反倒是个不错的突破口,而影片却恰恰相反,全力押宝于重口元素,其余环节则处置随意,使得89年的续集水准一落千丈,成为了人蝇怪物系列电影的终结者,真是成也重口,败也重口。

 

总结:

 

重口片的卖点自然是重口元素,但是一部重口片的成功肯定不是单纯依仗于此,不论是58年的原版,还是86年的翻拍,都很好的做出了示范,除了重口元素,前者有黑色电影风格的包装和新颖角度的人性深度思考,后者配合特效打造的科幻色彩和主角人生悲剧的难以忘怀,虽然两部影片相差近三十年,风格相差十万八千里,但成功的套路是一致的:人蝇怪物的卖点配合故事本身的可看性。两者的续集则正好都是反面教材,区别只是后者的视效比较出色,可见单薄的重口元素是无法撑起一部有血有肉的作品,只能是影片的一种特色标志。

 

 

7 .5 / 8 .0

苍蝇(1986)

影评(158)

收藏(594)

回复 (55) | 收藏 (7) | 2802 次阅读 |

绯色_神仙 (上海)

女 巨蟹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