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绯色的光影时空

我喜欢的东西都很单纯。

http://i.crowsxworst.com/1215955/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结局】翻转——占有你的记忆 投票

绯色_神仙 发布于:

 

著名的峰终定律,揭示了一项事物体验中,峰与终对体验记忆的影响最为显著。如今,这一项定律被广泛应用到服务行业,以提高客户体验的满意度,比如服务结束时馈赠的小礼品。如果将观赏影片视作是一次服务体验,那么影片的峰与终显然是影响观众口碑的重要因素,所以很多影片,在努力创造高潮的同时,也会在结局的安排上诸多费心。

人是经验性动物,在观影过程中,都会或多或少根据自己的经验,不自觉地去预判后续剧情,正是人的这一特性,使得各种翻转成为影片制造高潮屡试不爽的招数,无非就是突破观众预判,达到意想不到的震撼感,而在结局处利用翻转手段,则能达到最大的累积效应,创造足以令人难忘的回忆。

结局的重要性及意外效应特质性,决定了透露结局是最没品的一种剧透,但是本文却不得不牺牲一下笔者的人品,盘点一下各种结局中的翻转。

 

人物翻转:

 

这类翻转通常都是主角由正面转入反面,在欺骗了观众整部影片后,结尾处露出自己的真面目,且最终得逞。这类结局除了给观众带来意外的震撼之余,多少也满足了普通人隐藏内心的类青春叛逆心理——挑衅社会。人物翻转经常伴随剧情的翻转,为了具有典型性,我举出的例子将是不牵涉剧情翻转的。

 

     范例:《一级恐惧》(1996年)

 

    

     剧情:正直的律师威尔,深信被控谋杀的少年艾仑是无辜的,并为其提供免费辩护,通过不断调查及各种努力,最终获得胜诉,当他将这一喜讯告知艾仑时,艾仑突然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原来他一直声称的分裂人格罗伊,才是其真面目,而所谓的艾仑根本不存在。

 

    

     虚假人格艾尔

     

     真正人格罗伊

 

饰演艾仑/罗伊的是实力派明星爱德华.诺顿,他用精湛的演技,表现了两种极端人格,且常常是瞬间转换,引人入胜,可以说爱德华的演技是影片成功的关键因素之一,不但欺骗了律师威尔,也欺骗了观众,让我们相信主角确实存在两种人格,为结局的人物翻转提供了扎实的基础。

《一级恐惧》在结局处的人物翻转是最典型的,除了典型的由正转邪,人物翻转非常局限,案件调查中发现的被杀大主教不可告人的丑陋面,皆为事实,罗伊是凶手也是受害人,亦是事实,并没有推翻前续剧情(否则就成全线翻转了),区别只在于他是否是在意识清醒的状况下蓄意杀人,但不管有意还是无意他都没受到法律制裁,也没有改变最终的结局(否则就成剧情翻转了)。

由于整部影片给观众的感受是被害人死有余辜,人物翻转没有造成道德的心理负担,反而让人觉得有些微过瘾,为影片增添不少观赏性。罗伊的遭遇是真实而受人同情的,他只不过愚弄了以律师为代表,信仰以正胜邪的善良人士,而他选择的以邪制邪的手段却符合长久存于世人心中的厚黑学情结,这也是近年流行的《甄嬛传》中甄嬛的生存之道。

 

范例2:《致命ID》

 

       剧情:一个漆黑夜晚,风雨交加,十个陌生人投宿于同一家客栈,然而投宿人接二连三被杀害。谁是凶手?

 

 十个陌生人原来是同一个人的不同人格,这是一次巨大的剧情突变,但故事并没有结束,心理医生帮助病人治疗,虚幻故事里每死一个人,代表着一种人格的消失,最终只剩下代表善良人格的妓女,然而在结局处,虚幻境界中被忽视的小男孩露出了真面目,他杀死了代表善良人格的妓女,现实生活中,再次被邪恶人格主导的主角,则杀害了司机和心理医生,这是一次人物翻转。

 

     拥有10种人格的精神病患者

 

与《一级恐惧》一样,人物翻转只限于结局,并未波及前续剧情,但影响了最终结果——病人并没有被治愈,所以不如《一级恐惧》那样典型。

结局的人物翻转本来相当普通——最不可能的人就是凶手,但是叠加了剧中的剧情突变效果后,就显得非常出彩,观众在经历了剧情突变后,已经放松警惕,人物翻转乘虚而入,事半功倍!让观众体会到一种高潮迭起的感受。

 

 

这类影片的结局翻转虽然精彩,却并不是影片的唯一亮点。如《一级恐惧》中揭露被害人大主教,其道德面具背后令人吃惊的真相,《致命ID》中多个嫌疑犯牵涉的案件侦破及人格分裂事实的揭露,都具有不错的观赏价值,即便没有结局处的翻转,依旧不失为一部佳作,而有了结局处的翻转,则是锦上添花,令人回味不已。

  

剧情翻转:

 

这类翻转,通常给出一个不符合常规思路的结局,或者给出一个超越前续剧情既定线路的结局。最最常见的还是正邪转换,即反面角色取胜,而并非常规的正义获胜,可以牵涉人物翻转,也可以不牵涉。为了具有典型性,我举出的例子将是不牵涉人物翻转的。

 

范例1:《无赖》(2009年)

 

宝莱坞名气大,存在感低,大多数观众对印度电影的概念停留在歌舞、爱情、喜剧,事实上并非如此,允许我在此次盘点中加入一部结局具有剧情翻转的印度电影,当然这类电影确实在印度电影中比较罕见。

 

      剧情:双胞胎兄弟,一样的面容,两样的性格,一个正直善良,一个残忍阴暗,两人注定走上不同的人生道路,但命运弄人,一件偶然事件再次将两人联系起来,久别重逢的兄弟携手面对命运挫折,然而当一切事件了结后,哥哥猛地击毙了善良的弟弟,取代了他的身份,不但逃脱了法律制裁,并继承了弟弟苦心经营多年的人生,美人、财富双丰收。

 

     残忍阴暗的哥哥 

     正直善良的弟弟

 

整部电影气氛凝重,色彩昏暗,对白颓废,让人看来无比压抑,直到结局才明白这一切都是铺垫,结局的剧情翻转是有违人性道德观的,黑色基调是对这种价值取向的否认,而片中大量的回忆片断穿插其中,表面上是补充剧情和完善人物塑造,实质是在一遍遍地提醒观众,不要对兄弟携手共进抱有任何幻想,他们从来都是迥然不同。尽管如此,包括我在内的善良观众,都没能预料到哥哥对弟弟突然发射的那枪,一切来的太突然,剧情陡地被翻转了,观众震惊的同时,整个情绪也被笼罩在哥哥的阴暗内心世界,自此影片的压抑氛围可以说是“沁人心脾”,故事也随之进入高潮。

《无赖》是宝莱坞英俊小生沙希德.卡泼尔的转型代表作,他在片中一人分饰两角,表现惹眼,证明了自己并非只能饰演多情公子,也展现了印度电影的内容多样性,唯一的缺点是翻转前的剧情略显沉闷,没有任何起伏,若没有结局的剧情翻转,这部影片虽不至于沦为烂片,却很难给观众留下深刻的记忆。

 

范例2:《宇航员的妻子》(1999年)

 

     剧情:两名宇航员大难不死归来,然而劫后余生的喜悦并没有持续多久,回到家中的宇航员表现的越来越异常,三个月后其中一名宇航员突然死去、他的妻子也自杀身亡,另一名宇航员的妻子开始产生疑窦,随着她的不断调查,终于发现了宇航员丈夫被外星人占据躯体的事实,而她腹中的胎儿也根本不是丈夫的。她该怎么办?

 

     外星人于宇航员妻子的双胞胎儿子

 

我相信,当一切疑惑被解开后,大多观众在惊奇过后,都在期待着宇航员妻子的胜利,然而当她与外星人撕破脸后,不但没有杀死对方,还被对方占据了身体,重蹈了丈夫的悲剧,她与外星人的双胞胎儿子也顺利生产、长大……剧情彻底被翻转。

这同样是个缺失道德的结局,无法用明朗轻快的基调收尾,影片干脆选择延续前续剧情中的惊悚气氛,而观众在震惊过后,也不自觉地想到,两个孩子长大后会在地球上做出怎样的事情呢?如此结局,将前续剧情的悬疑色彩推到了更高的境界,而非终结,使得故事阶梯式递进的结构,非常罕见地保持到了最后。

 

 

相较于《无赖》,《宇航员的妻子》质量高出不少,在结局翻转前,前续剧情始终处于悬疑重重的氛围中,让人看来津津有味,可见剧情翻转,虽然可以在结局处制造一个高潮,但是前续剧情的质量,仍旧是打造整部影片质量不可动摇的基石。

 

全线翻转:

 

这是一类比较特别的翻转,打一个可能不太恰当的比方——双面异绣,同一块刺绣,轮廓一样,两面图案却不同,至于具体看到哪个图,则取决于你翻到哪面看。观众得知结局前后,会对前续剧情产生截然不同的两种观感,恰似翻过双面异绣的效果。

这类翻转可能会牵涉人物翻转或剧情翻转。照理说,这类翻转不牵涉正邪属性,谁设局则谁胜利,但常见的还是坏人设局,好人中招。

 

范例1:《万能钥匙》(2005年)

 

     剧情:家庭护士卡罗玲来到新任职的一户人家,照顾中风不能自理的男主人,不能说话的男主人常常神色异常,似乎想要对卡罗玲诉说什么,这引起了卡罗玲的好奇心,一次偶然机会她得到了一把可以打开所有房门的万能钥匙,并在一个神秘房间中发现了大量施展巫术的用具,她开始怀疑女主人对男主人实施了巫术。然而事情的真相并非如此。

 

     卡罗玲为自己摆阵

 

这是一部非常典型的全线翻转影片。家庭护士卡罗玲在探究所谓“真相”的第一秒,就已走入女主人布下的局,且步步沦陷,当她发现时已无路可逃。虽然卡罗玲已经来不及回顾,但观众会不由得回想起前续剧情,并产生崭新的看法:男主人的眼神并非求救,而是叫她逃命;万能钥匙和神秘小房间,并非卡罗玲偶然遇到,而是女主人故意让她发现,目的是让卡罗玲相信巫术的存在;巫术的效用并非令人中风,而是与人交换灵魂;男主人本来就中风了,他并非受害人,受害人是男主人躯壳内被交换的灵魂;卡罗玲学会的防卫布阵实质是叫人作茧自缚的灵魂交换阵,只有当双方都相信巫术,才能起效……看看,这就是双面异绣的效果。

卡罗玲被年迈女主人交换灵魂诚然令人吃惊,但更令人震撼的是,故事竟然是这样的!这根本不是一个主角探索秘密的故事,而是一个主角走入圈套的故事。这个全线翻转,极大限度的利用了人的预判心理,卡罗玲被女主人狠狠玩弄了一把,观众则是被影片狠狠耍了一番,卡罗玲将永远堕入悲苦之中,而观众则感受到余波阵阵的惊悚。如果不用这种双面异绣的手法来表现,选择直白叙述这个故事,影片的成色则要大打折扣。

结局的翻转是超越道德底线的,不少观众看完之后愤愤不平,多少让影片口碑打了折扣。

 

范例2:《非常嫌疑犯》(1995年)

 

剧情:警方逮捕了案件的嫌疑人,在征询过程中,嫌疑人讲述了复杂而冗长的案件经过,最后证明了自己的清白,将凶嫌指向他人——恺撒。待到嫌疑人脱罪离去,负责征询的警员猛地从蛛丝马迹中发现自己上当,刚刚离去的嫌疑人就是凶手,他所叙述的故事及人物皆为编造,且都是即兴发挥。

 

同《万能钥匙》一样,故事表面上是嫌疑人欺骗警员,实质上是影片为观众设局,不少被结局震撼的观众,都会选择重看影片,去找那些前续剧情中,被自己遗漏的蛛丝马迹,且惊奇的发现那些撕开嫌疑人谎言的证据,剧情全都一一作了呈现,并未隐瞒,只是观众的思路被误导,或者说观众下意识选择了常规思维——努力猜测谁是凶手,谁想整个故事里的人物,除了嫌疑人本人,都是他的随性捏造,包括故事中的凶手。

影片结局是突破法律的,是否超越道德,则不好说了,包括我在内的许多观众根本也没理清故事的脉络,状态混沌,只剩下对嫌疑人高超智慧的赞叹不已,这种感觉有点类似《一级恐惧》结局给人的感受,也成为了影片中唯一的亮点。

 

 

这类全线翻转,前续剧情必须同时呈现双面的线索,这需要绝对精密的计算,如果线索呈现偏袒影片,观众会认为剧情不公,翻转效果则会失灵,线索呈现的太清晰,则容易被观众识破,翻转效果则提前发酵,总之犹如走钢锁。如果不配合其他效果,单纯的结局全线翻转,前续剧情会显得异常平乏,如《非常嫌疑犯》之前的案件甚至有些过于凌乱而显得沉闷,同时为了误导观众,影片又会急于给观众一个错误却过于明了的预判,导致剧情缺乏悬疑,比如《万能钥匙》中观众会预判男主人被下巫术中风,瞬间没有悬念且了无期待,就我个人而言,要不是两部影片的推荐人坚持要我看完全片,我可能中途就弃片了。

所以这是一类很危险的影片,胜负全部压在最后一手,没有最后的结局翻转,影片只是三四流的片子,一旦最后的全线翻转没有达到令人意外的预期效果,影片将直接被视为烂片而被人遗忘,这种对结局的依赖程度是前两种翻转不可比拟的。而这类影片最终会被观众记住的其实也只有结局,剧情基本被忘光,很难界定这是否属于好片,纯粹从观赏角度来说,猎奇的成分更多。

 

首尾翻转:

 

这类翻转其实是特殊的剧情翻转——结局处的内容,就是开始时的内容,故事没有向往常那样走向结束,或者无限延长,而是回到了起点,我将这种特殊的剧情翻转,称为首尾翻转。

 

范例1:《恐怖游轮》(2009年)

 

剧情:杰西与六个好友相约出海游玩,但她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萦绕于脑海。一行人途中遭遇风暴,便登上了路过的一艘大游轮,杰西对此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紧接着,一系列怪事开始发生,不断有人被杀,同时她发现游轮上不止一个“自己”……

 

故事在一片错综复杂中走向结尾,大多数人虽然还尚未理清时间轴,但都已屏息期待着杰西能够得偿所愿的与儿子团聚,然而一切却越来越不对劲,游轮上循环往复的怪象同样出现在陆地上,儿子死了,杰西又来到了出海前的码头,死去的朋友们都还活着,并招呼她出海游玩……标准的首尾翻转。

此片的时间轴是影迷们非常喜爱讨论的一个热点,时间轴确切怎么画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此片将循环往复的结构,做成了一个无比精密的封闭环,包括人物画面,都采取了严格的重复出现,这是以往没有的。可以说,把循环剧情做到了一种登峰造极的地步。2007年,西班牙影片《超时空犯罪》与此片在概念上非常类似,但是没有做成首尾翻转的结局,也许正是因为缺失了这一环,口碑远不如《恐怖游轮》,可见在结局处承接循环剧情,做首尾翻转确实提高了影片的观赏性。

 

范例2:《十二只猴子》(1996年)

 

剧情:96年因病毒入侵,人类失去了在地表生存的环境。2035年。囚徒詹姆斯被征用为志愿者,利用时空穿越技术回到病毒入侵前的地球时代,企图通过改变过去影响未来,他一次次的回到过去,不断追踪病毒的来源,正当就快成功时,詹姆斯却被警察击毙了。

 

显然,此片没有《恐怖游轮》那样精密的时间循环结构,但是时间跨度很大,最后一幕虽然不是出现在片头,但一直在詹姆斯的记忆中重复,而那正是人类在地表生活的最后一天,也就是到这一刻,观众和主角同时意识到,詹姆斯做的一切都是徒劳,这只不过是又一次循环。

 

 

这类翻转的口碑通常不错,因为基本要牵涉时空穿越,所以非常具有趣味性,而结局处的翻转,除了给人震惊的效果,更让人体会到一种宿命感——越挣扎越无法超脱,一切终究还是按既定的路线前进着。当然口碑的确立,还是建立在这个故事本身确实好看。

 

非典型翻转:

 

笔者非常艰难地,将结局的翻转作了四个分类,而事实上很多影片的结局翻转,常常是一个以上的翻转类型同时发生,或者是非典型的翻转。

 

范例1:《电锯惊魂》(2004年)——剧情翻转+人物翻转

 

剧情:互不相识的两个陌生人,在一个废弃的厕所内醒来,他们意识到自己被绑架了!他们能逃脱吗?(详细剧情不多说了,这个都没看过就太那个啥了。)

 

按照普通道德逻辑,两个被绑架的无辜者应该是能逃脱的,然而他们一番痛苦挣扎后,却没能安全脱逃。——剧情翻转

一直躺在厕所中央的受害人尸体,居然是个大活人,而且正是这次事件的幕后主导者。——人物翻转

两项翻转都大大出人意料,尤其是人物翻转部分,令人直呼精彩,《电锯惊魂》绝对是利用翻转手段,突破观众预判的佼佼者。

 

范例2:《搏击俱乐部》(1999年)——剧情翻转+全线翻转

 

剧情:他们亦敌亦友,曾经亲密,如今反目,友情将何去何从?事实上,他们是同一人的两种人格。

 

从一对好友变为同一人的两种人格——剧情翻转,并引发影片的全线翻转,前续的剧情完全被颠覆了。

这是爱德华.诺顿在《一级恐惧》后三年,接拍的又一部人格分裂影片,并将这个概念开展的更为广阔,影响了整部剧情,当观众发现真相后,又会重新发现前续剧情中时不时出现的蛛丝马迹,可谓相当精妙的布局。

人格分裂是个拿来做翻转的好素材,与本片类似的还有《秘密窗》(2004年),同样是剧情翻转+全线翻转,我就不作进一步剧透了。《搏击俱乐部》口碑远高于《秘密窗》,除了前续剧情的精致,关键在于年代的稍早,翻转手段就是这样,关键在于出乎意料,一旦被料到也就没有任何精彩可言,起码我在看《秘密窗》的时候,由于有了《搏击俱乐部》的阅片经验,早早地就猜测到人格分裂的真相。

 

《秘密窗》(2004年)

 

      范例3:《无间道》(2002年)——非充分剧情翻转

 

     剧情:两个正值青春年华的少年,一个来自黑社会,却被派去警局卧底,一个来自警校,却被派去黑帮卧底,10年之后,两个少年今非昔比,他们在各自的领域出人头地,讽刺的是,这都不是他们本来想要的,双面人的身份折磨着他们。正邪双方频频交手,在一次行动中,双方的存在都被暴露,来自警校的黑帮卧底,没能如人所愿地载誉而归,而被击毙于电梯内。

 

     来自警校的黑帮卧底被击毙于电梯内

 

梁朝伟被击毙的一幕,至今仍历历在目,影片在此配了清亮的哀歌,悼念正义的陨落,歌颂正义的牺牲,它不但是影片的结局,也是影片的高潮。

香港影片历来擅长警匪片,但是过多雷同的剧情使得这一剧种开始走下坡路,《无间道》的横空出世,不但开创了香港警匪片的新概念,也挽回了其不断下滑的趋势,其中结局处的剧情翻转可以说居功至伟,我们太习惯英雄凯旋而归,梁朝伟被击毙的一幕在当时令人极度震撼。

中国是个道德国度,即便是电影的剧情处理依旧跳不出这个框架,所以《无间道》中来自黑帮的警局卧底最终还是被绳之以法,削弱了翻转的累积效应。

美国人在2005年翻拍了此片,名为《无间行者》,在前续剧情中作了巨大变动,但几乎原封不动地保留了结局,甚至处理的更为犀利,可见此结局对影片的影响力巨大,可惜的是依旧没有跳离道德框架,形成了一个非充分剧情翻转。而其在前续剧情的改动并不成功,远不如《无间道》精彩,起码对中国观众来说,它的口碑是落后于《无间道》的。

 

     《无间行者》

 

范例4:《灵异第六感》(1999年)——非充分全线翻转+非常规人物翻转

 

剧情:儿童心理医生麦尔康被一位曾经接受自己治疗的少年袭击,少年袭击后举枪自杀。一年后,麦尔康又遇到了与自尽少年相似的病例,决定要全力挽救,病患是名叫柯尔的小男孩,他具有神奇的阴阳眼,能看到死去的人,在医生的帮助下,柯尔开始正面看待自己的阴阳眼,并发挥了积极作用帮助了别人。当一切圆满结束时,医生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情,原来他早在一年前就已在袭击中身亡。

 

医生从活人变成了幽灵——非常规人物翻转,由于本片一直游走在活人和幽灵之间,活人与幽灵形成了对立的一组,医生的身份转换自然成了人物翻转。

医生的身份转变后,部分前续剧情发生了双面性的变化——非充分全线翻转。

显然在故事结束之后,结局的人物翻转,将故事推向了又一个高潮,喜欢这部影片的观众,没有谁能遗忘这个环节,因为它不但给观众带来意外的震惊,也让麦尔康这个人物具有了很大的悲情色彩,他帮助了别人,却没有办法帮自己,使影片有了多层次的观赏效果。

 

最后一镜:

 

最后这类应该不属于常规范围的结局,但是它又确实出现在影片的结尾,那就是最后一镜。

最后一镜出现之前,故事已经讲完了,在最后一镜里做文章,多少是有点耍花腔了。

 

惊悚未了/未完待续:

 

这一类通常出现在惊悚片的末尾,最典型的就是各种怪兽、恐怖生物类电影,如最近被续拍的《哥斯拉》,1998年的那一集最后的镜头,锁定于被遗漏的哥斯拉蛋,镜头推进,一只小哥斯拉破壳而出,惊悚的叫声再次响起……这种手段,使得观众因故事收尾而逐步缓和的情绪,再次被拉高,走淡的惊悚气氛瞬间回升并定格,且留下了无尽的悬念。这种用法可看作是变相的剧情翻转,原以为结束的故事,其实并没有结束。

 

     《哥斯拉》(1998年)被遗漏的哥斯拉蛋 

     小哥斯拉破壳而出(抱歉截图比较模糊)

 

不知道是哪部电影第一次运用这种手法,如今这已经是个用到烂的把戏了,使用次数之多,让我反倒一下记不起还有哪些片子用过,若没记错的话,《夺命大鳄鱼》(1989年)最后留了一窝蛋,总之现在没有谁再会感到惊悚未了,更多是将其看作是未完待续的预告。

 

     《异形大战铁血战士》中最后异形从铁血战士尸体内破胸而出

 

预告发了,不代表一定有机会拍续集,绝对要看观众是否买账了,所以影片的整体剧情质量才是关键,质量高的,预告则让人欣喜,质量低的,则令人恼火,预告自然也成太监了。

 

引起争议:

 

这一类则没有明确的界定会出现在哪类电影中,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种最后一镜没有明确的意思,模棱两可,会引起不少争议。比如《盗梦空间》最后不停旋转的陀螺,会让观众开始疑惑,也许主角并未脱离梦境,并因此对整个影片产生颠覆性的看法,这种最后一镜可以看作全线翻转或剧情翻转,总之争议多多。

 

     《盗梦空间》最后一镜没有停下的陀螺。

 

同样引起争议的小道具,还有经典影片《银翼杀手》中的纸折独角兽。这个镜头在时间上并非最后一幕,但确实出现在结局中,它使得原本已经干净利落结束的故事,产生了许多遐想,最多的一种说法是,这代表着主角其实也是一个复制人。如果这种猜测是对的,那么这就是变相的人物翻转了。

 

 

     可见这类最后一镜,是很难统一归类的,可以是各种翻转类型,但不管是哪种,无疑都为影片加了分,让影迷在观影之余有了丰富的讨论素材,但是我们也能发现,能被人清晰记忆并引起广泛争议的,基本都是口碑良好的影片,想想也是,如果是个烂片,谁又会有兴趣去讨论最后一镜的含义呢?

 

 

随着电影的持续发展,观众视野的不断开阔,想要给观众带来意外震惊的感受,已经不那么容易了,而翻转作为制造意外的手段,是一种相当初级的形态,已经很难满足阅片量大的老影迷了,用的不好,反而是弄巧成拙。

 

失败范例:《惊天魔盗团》(2013年)——人物翻转

 

      剧情:四个年轻的天才魔术师,被一个神秘人召唤,组成了名为“四骑士”的魔术表演团体,他们眼花缭乱的表演技巧背后,似乎有着不可告人的神秘目的,FBI很快盯上了他们,但是却一次次被他们逃脱。

 

这部影片被我称为“土豪魔盗团”,能博眼球的商业元素,不加选择的粗糙捏合在一起,这里当然也不会放过经典的结局翻转效果,正如我以往对一个网友说的一句话:有些造型凹不好就别硬凹,不凹只是平庸之作,硬凹直接烂掉。《惊天魔盗团》就是硬把自己从平庸之作,凹成了烂片,当影片告诉我一直追踪魔盗团的特别警员,就是幕后策划者时,我真的非常意外,不是因为效果好感到意外,而是意外影片真的敢如此做人物翻转,首先这使得前续剧情明显不合逻辑,其次如果影片还存在一个神秘人,似乎也只剩下这个特别警员了,没有任何悬念……此片根本不具备结局翻转的条件,如果不作这个人物翻转,影片反倒变的合理而利落了,真是画蛇添足,成了影片众多槽点中最“闪亮”的一笔。

好在特效强,场面大,影片普遍口碑还过的去,毕竟目前的观众也多是土豪情结。

 

结语:

 

综上所述,我们理性的看到,结局翻转作为提高观众口碑的妙招,主要在于其强化记忆的特质,但如同现下流行的3D技术是强化视觉效果的手段一样,它是打造影片口碑的充分但非必要元素,不管是哪种翻转,前续剧情的质量才是影片口碑的保障,好比客户体验的口碑,最终还是决定于整体服务质量,而非结束时分的小恩小惠,所以我一向不看好,《万能钥匙》、《非常嫌疑犯》之类,单纯依赖结局翻转博口碑的影片,相比于结局翻转的片刻震惊,观众要熬过的前续剧情实在是沉闷冗长,观众在影片中获得的享受时间实在太短了,如此不合理的视觉时间占用比,势必会削弱结局翻转的记忆强化作用。

 

 

 

 

 

8 .1 / 8 .0

一级恐惧(1996)

影评(740)

收藏(2449)

回复 (41) | 收藏 (20) | 579 次阅读 |
标签:

绯色_神仙 (上海)

女 巨蟹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
更多 >>